海量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腹黑相公美如花在线阅读 - 第785章 有家可以回

第785章 有家可以回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,但民情如此。绝大部分人,都是盲婚哑嫁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像赵言舒这样,成亲前见上一面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那让干娘带着你,多参加几次宴会,没准就能遇上心仪之人呢。”叶清清出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。”孟萱使劲摇头,“那些小男生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失笑,“你才多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过是个十六七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完了,她察觉到哪里不对,古怪的打量了孟萱几眼,忽然问她,“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萱一愣,片刻后脸色爆红,手足无措道:“没……没有,别乱说!小心被娘听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别说叶清清,就连沈如月都发觉了。沈如月瞪大了眼睛,“真的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叶清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孟萱断然否认,火急火燎的起身要走,“你们再拿我打趣,我就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别。”叶清清一把拉住她,“没有就没有么。我们不问了还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萱气鼓鼓的继续坐下,仔细看,那佯怒的大眼睛里,分明是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欲言又止,叶清清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。别把人真逼急了,慢慢问,总能问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又聊了一会,孟萱平时迷迷糊糊的,关键时刻,嘴巴还挺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菜全部烧好,端上桌了,叶清清和沈如月也没能问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言舒知道叶清清来了,也出来相陪。来京城后,叶清清帮了她们许多。就连她这亲事,也有叶清清一半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言舒心里很是感激,以茶代酒,敬了叶清清三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外人在,众人仿佛又回到了南桥村的小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怀念从前啊。”孟萱感慨道:“也不知,以后还有没有机会,回东安县回南桥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有的。”叶清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安县和南桥村对她来说,也有着特殊的感情。等京城的事情定下,她也很想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如月跟着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觉得日子苦,而今回头看,苦里掺着甜。再回忆起来,也颇多感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就搬去和我们一起住吧。”沈如月劝陈氏。

        罗晏秋和罗家父母都劝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出嫁了,沈从望整天跟在陆沉屁股后面跑,怕陈氏一人孤独,罗晏秋提议,接陈氏去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瞪她一眼,“不去。又不是没地方住,别瞎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还想要劝,陈氏板起脸,“再多嘴,下次就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委屈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见不得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小声安慰她,“娘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为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眨巴着大眼睛,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姑娘。”叶清清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娘在这里,你就有娘家可以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相公,甚至以后从望,也有家可以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婆家再好那也是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搬去了,不说外人会看轻沈如月,就是以后沈如月小夫妻吵架拌个嘴,想回娘家,都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和沈从安,也不好老往罗家跑。还有一个沈从望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是个嘴硬心软的人,方方面面都替儿女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怔了怔,她到底单纯些,只觉得陈氏会孤单寂寞,没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话多。”陈氏又瞪叶清清,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,凶巴巴道:“吃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。”叶清清乐呵呵的往嘴里扒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悄悄瞄了一眼陈氏,陈氏默不作声的,给她也夹了一筷子鱼肉。沈如月抿了抿唇,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在侯府,比在王府时,还轻松自在。吃了饭,午睡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醒来后,沈如月、孟萱、赵言舒三人陪她摸麻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抱着小灼儿,坐在一边和罗氏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,晚上沈从安下衙来接她们,叶清清仍意犹未尽,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撵人,“快走快走,还想赖在这里,吃顿晚饭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撅着嘴巴,“早上还心疼我廋了呢,才一天,就开始撵我走。真是善变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几人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凶她,凶到一半,自己憋不住了,只好忍着笑把她往外推,“走吧你,话怎么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,走了。”叶清清就耍下宝,她不放心老王妃,不催也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走了,娘,你可千万别想我们。”叶清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翻了个白眼,“谁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被她抱的一愣,叶清清已经抽身挥手,小跑着溜了,“娘,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氏使劲想把嘴巴向下压,摆出凶狠的表情,却控制不住嘴角的向上扬,最终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几人笑的前仰后合,赵言舒忍俊不禁,“清清把陈姨吃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如月几个亲生孩子,都不敢和陈氏这么闹。唯有叶清清,陈氏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孟萱点头,羡慕道:“天底下婆媳处成这样的,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戳中了三个女孩子的心中。就连沈如月,罗母虽是真心喜爱她,她在罗母面前也放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上,沈从安抱着小灼儿,叶清清歪在车内,不顾形象,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从安撇她一眼,眉间也被感染上了两分笑意,“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呢。”叶清清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“我中午吃了娘烧的红烧鱼、红烧肉……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喜欢,让王府的厨子来学。”沈从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摇头,双手枕在头后面,“别人烧不出娘那个味,我想吃了,到侯府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沈从安低头,戳戳小灼儿软乎乎的脸蛋,小丫头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从安的心顿时化成了一滩水,抱起宝贝女儿在怀里,轻轻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清笑看他们父女玩闹了一会,问沈从安,“魏嬷嬷死了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