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七十章 牛

第七十章 牛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总是彬彬有礼,谈吐间一副大家闺秀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不是正宗的大家闺秀,答案马上揭晓,就在名片上。王子阳赶紧双手接过来,看了一眼,头衔比较长:碧海药业集团药品研发部工程主管。这个碧海药业集团王子阳是知道的,华夏国的十大药企之一,市值全国排名第二,南方排名第一,各大医院超过百份之三十的药物出自他们的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一个主管为何能手眼通天?只有一个解释,这家药业集团是他们家族的。当然也必须承认研发部的工程主管很厉害,尤其段艺秋二十四五岁的年纪,那等同于二十四五岁的医生已经是科室主任一样,牛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段小姐,这个碧海药业集团是你们家族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是你跟莫洪刚说了话,所以我才能留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是,你有实力留下来,后来不是体现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王子阳总算能把这两个字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聊的开心,忽然门被推开,进来五个人,为首一个穿便服,其余四个穿警察制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这五个人进门,王诺诺和欧阳斌停止了唱歌,欧阳斌迎过去道:“赵科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穿便服的就是赵科长赵天海,他四十多岁的年纪,脸色严峻,面对欧阳斌的笑容,他都板着一张脸,很随便的和欧阳斌握了握手,然后走到王诺诺跟前:“诺诺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诺诺一声虚笑反问道:“我为何不能在这儿?这是我朋友开的酒吧好不好?倒是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公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好好公干,管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一阵语塞,迟疑了一阵走向段艺秋,脸上瞬间有了笑容,用很礼貌的口吻道:“你好,段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:“坐吧,赵科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就在王子阳隔壁坐下来,另外四个穿制服的警察则是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撇了一眼王子阳,赵天海道:“这位就是王医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点头道:“是我,赵科长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应该在飞来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每天只上去两个小时,早回了来。”王子阳保持着镇定继续道,“刚刚莫院长给我打过电话,告诉了我飞来寺发生的事情,幸好我走得早,不然估计就无法和你在这儿聊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故意早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科长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,请你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我问你,飞来寺的事跟你有关系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这时候插话道:“赵科长,这件事无需置疑,他一直在这儿,而且还是诺诺去接回来的,不信问诺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诺诺端着酒杯从另一张沙发走过来,坐在段艺秋隔壁:“确实是这样,赵科长,赵表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脸上的肌肉一阵跳动,沉声道:“诺诺,这事不能拿来开玩笑,是就是不是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王诺诺放下红酒,坐正姿势,咳嗽了一声用很严肃的声音道,“赵科长,刚刚艺秋说的都是实话,确实是我去接王医生回来的,我们谈点事,你满意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有事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我交朋友你都要管?拜托,你无端闯进来,态度还那么差,我们没犯事吧?要是犯事了你拿证据出来,否则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眼巴巴看着这一切,心里一阵古怪,这两人不是表兄妹么?怎么这说话方式跟仇人差不多?正思考着这个问题,忽然赵天海把目光投到他身上:“王医生你的保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耸耸肩:“我也在找,一直打他的手机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应该一直和你一起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这里之前就和他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他去办事?”赵天海套王子阳的话,他认定飞来寺发生的事和王子阳有关,只是王子阳不承认而已,现在也是麻烦,有这两个丫头给王子阳作证,这案件还用查?搞不懂她们怎么搀和进这件事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自然知道赵天海套自己的话,不慌不忙道:“不,我是让他回去租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仅此而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赵科长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律师道:“赵科长,你这问话的方式有诱导性,别忘了我的职业呢,我在场听着,就算你这样问出来都不算数。而且我需要提醒你,你不要把所有人都当坏人,至少王医生不是。固然飞来寺的事情他很值得怀疑,但他当时在这儿,我们都是证人。你要是找到什么证据你就立案,否则我劝你省点时间,换个方向查一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很不满:“我办事不用你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在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是根难啃的骨头,别看职位不高,背景老深,所以说话比较横,他是南港市少数几个敢不给欧阳斌面子的人,不过段艺秋的面子他还是不敢不给,因为论背景,他还及不上,他对段艺秋道:“段小姐,刚刚我们说的话算是笔录,我能直接那么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笑笑:“我干涉不了,我只能说那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天海转向王子阳:“王医生,这个案子和你的关系还是有,就看去到什么程度,你是否愿意配合警方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很快会见面。”话毕,赵天海从沙发起来,带着四个穿制服的警察离开了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怦一声,包间门被关闭,欧阳斌对段艺秋道:“老板,我还有点别的事,能不能先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摆摆手表示可以,随即欧阳斌也离开了包间,王诺诺闷闷地喝了一杯酒以后继续唱歌,但不再是情歌,已经换了一个风格,唱的很劲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仍然和段艺秋坐在一起,他道:“王小姐刚刚叫赵科长表哥,怎么他们看上去更像是仇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面的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,我简单的说说吧,有一次诺诺的酒庄出了个案子,刚好是赵科长负责,中间发生了一些原本可以避免,但因为赵科长那嫉恶如仇带着强迫症的性格,结果闹的比较大,让诺诺损失惨重,仇恨就这样结了下来。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不怎么对眼,原因是赵科长老说诺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等等,就是哥哥说妹妹那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,刚刚他就有表现出来,泡个吧都得向他报告似的,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,这事对你们没有影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假口供么?我们又不是正式录口供,而且不是有欧阳律师么?他一年在我们家和我们集团拿一千万,这种事他要是搞不定他就不用混。你大可放心,后续有他搞定,我们静观其变。”段艺秋往王子阳酒杯里添了一些红酒,刚放下酒瓶,她的手机就传来一阵震动,收到短信,她打开看了一眼以后对王子阳道,“你的保镖已经上了船,两个小时到公海,有一条马来西亚的旅游游轮经过,已经联系好给他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这才想起来几分钟前自己的手机也收到短信,当时和赵天海说话来不及看,现在拿出来看看,是白九发的短信,就一个字:安。王子阳和白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对白九也算了解,能看明白这个字的含义,也就放心下来问段艺秋:“旅游游轮的下一站是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谢,我就怕你说我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段艺秋又道:“如果你累了我送你回去吧,另外给你找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杀手已经被消灭。”回去,坦白说王子阳好像不是很乐意,但呆在这儿也不知道能干什么,事情已经解决,进一步还得看警方那边查到什么线索,“回去的话,现在还早,我可以在这儿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要走了呢,去吃夜宵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可以和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介意,怎么介意。”尼玛,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呢,能和这样两个美如天仙的美女吃夜宵,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见王子阳答应了,段艺秋对王诺诺喊:“诺诺,别唱了,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诺诺唱的正嗨,听见段艺秋的喊声,她道:“最后这一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诺诺很守信用,说最后这首就最后这首,唱完把麦克风丢在沙发上,打了个电话说改天结账,然后就和段艺秋、王子阳一起出了酒吧。这次从正门出去,王子阳总算看见正面的状态,远看近看都很豪华,那是后巷可以比的?而且这个酒吧还有个很黄很暴力的名字,叫做“今夜我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的车是一辆线条很优美的奔驰cls,白色的颜色,正好衬托她的高贵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要上车的时候,王子阳的手机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,显示翻译官的号码,估计是他们的商讨已经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电话得接,王子阳对段艺秋道:“段小姐,对不起,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做了一个手势:“你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走远了十多米,躲在一条柱子边上给自己点上一根烟。一个多小时没抽了,馋死了啊!抽了两口才接通翻译官的电话,先开口道:“翻译官先生,菲尔先生那边怎么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