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暂时不搞最安全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暂时不搞最安全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钟,王子阳来到四季茶楼,陈义说的包间,不过就他一个人,黄小淑在车里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义显然是提早来的,已经叫了茶点,他自己吃了些。王子阳进去的时候他在打电话,王子阳坐下了才匆匆挂断道:“我一个朋友,呵呵,来,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摇头道:“晚饭吃的晚了点,现在还很饱,算了吧,我就来听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听你说,你答应了晚上答复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原因有三个。”王子阳已经做好功课,所以应付起来比上午突如其来的时候要自如许多,“首先第一个,他刚来我们就对他下手,成功了固然好,如果不成功,你就是下一个周梧桐和陈飞扬,教训还历历在目啊!其次,他家背景那么强,你知道医院里面有多少和他们有关系的人?你做这种事自己一个人能完成?或者我和你能完成?而人多了就没有保密性可言。最后你同学的同学真能信任?没钱做手术又急需做手术的时候当然什么都答应,事后恢复健康呢?交易结束?我看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是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熟人更惨,用威胁的招,你有周星云那边厉害?用收买的招,你有他们家有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整安全点?子阳你给个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不搞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被他站稳脚跟,我们都得完蛋,所以就这几天,在医术交流会开幕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呵呵了两声,原来陈义也是这想法,不让周星云在交流会里出彩。但不对吧?周星云就算再出彩对他的影响都不会大,人家超级富二代,压根不会把他放眼里,就他主任的位置,压根不会被周星云稀罕。是他自己多想了,还是被利用?思索了几秒,王子阳想了一个能试探出答案的办法,随即道:“陈主任说的也有道理,但我们无法完成,得有帮手,而且最好是高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义一阵惊喜:“那我实话跟你说吧,不只是你和我,还有个人和我们一条心,但我不能告诉你是谁,总之我们不是孤军奋战,你清楚这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中心医院的水真要比自己想的深,幸好没有表示出答应来,否则背后还有个人是谁都不知道,如果是周星云那边通过陈义试探自己,那自己不要被割一脖子血?险啊!王子阳悄悄抹了抹冷汗道:“陈主任,我想我是帮不了你,近来事太多,累,过阵子等我缓过气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星云是你的老对手,你肯放过他,他未必肯放过你,这道理你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,但我做事有原则,我要是那样做,和周梧桐以及陈飞扬有什么区别?”王子阳从座位里起来,“陈主任,我也奉劝你一句吧,多想想周梧桐现在的下场,这都要上庭了吧?虽然还没有最终结果,但肯定十年少不掉,我不希望你和我是下一个,我宁愿回家种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耸了?”陈义有几分窝火,“子阳,我看你没这么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软,而是违反我做人的宗旨。我被周梧桐如此阴过,我用相同的招数阴别人,那当初我是冤枉还是活该?走了,明天还得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义黑着一张脸,瞪着眼睛送王子阳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关上,他拍了一下桌子,随手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回到车里,黄小淑随即问:“怎样?拒绝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那家伙信不过,开会当天我还以为他多好。失望啊,这些医院的领导真没有一个好人,总是内斗。”王子阳一声叹息,“我突然有个感觉,其实莫洪刚不容易,他知道这些事,面对着很多斗争,到处都要维护好,也是心力交瘁。当时他舍弃我,可能真的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启动车子往前开,边开边道:“明白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背后你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但肯定都是副院长级别吧?那么多副院长,不好猜。而且还有几个比较牛的主任,以及行政的。懒得去猜,我以后不鸟他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没再言语,专心开车,不一会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周星云总算回来上班,还提前来,王子阳开门的时候往他的接诊室撇了一眼,那家伙坐在座位里整理病历,脸上虽然没有笑容,但也看不出有多忧愁。当然这也是正常的,他现在是没找到赵静怡,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主要是不相信这和王子阳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接诊室,又忙碌到中午才出来,中间没个时间上厕所,王子阳大喊辛苦。不过也有个很爽的事,周星云那边没什么人,都是些不太愿意等的人才扔掉专家号进去找他。王子阳看在眼里,真的爽,你丫的,不是不希望捡别人的么?就让你每天捡,气死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吃了饭,王子阳打算睡一会,突然听见广播声响起,一个美妙的女声在呼喊:王子阳医生请立刻到急诊手术室。重复一次,王子阳医生请立刻到急诊手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知道紧急情况会用广播,但还是第一次遇上。不敢怠慢,连忙把刚脱了下来的白大褂穿上,急急往急诊手术室走!到了急诊室门外,见到科室副主任医师程峰在,王子阳还来不及问,程峰先开了口:“子阳医生,要你帮忙,这是病历资料,你抓紧时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接过资料翻了翻:“肿瘤?恶性?早住进院检查过的病人为何今天才发现?现在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手术台,肿瘤不知道怎么破裂了,现在病人有感染休克迹象,如果引发败血症就得挂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我干嘛?手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,我刚拿到资料,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原本是陈主任负责的病人,他今天没回来,打电话不通,即时上台,我们感觉你更强,所以只能你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狗屁,怎么不说是你们不行?事实是这样吗?当然不,而是这个手术不好做,搞不好分分钟要人命,谁做谁倒霉,当然谁都不想做。这可是恶性肿瘤,而且还是恶性中相对来说最麻烦的肉瘤。如果是癌瘤,分为早中晚期,每期都有治疗的应对措施。肉瘤则很突然,比如长在动脉附近,或者器官附近,直接会压住器官,造成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王子阳手里这一例简直是麻烦中的麻烦,肿瘤破裂这种情况可不多见,除非是人为造成,比如吃了一些刺激性的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王子阳不说话,程峰道:“子阳医生,你倒是拿个主意啊,救人如救火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属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合规矩,手术风险书谁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主刀当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拉倒吧。”拒绝,王子阳心里也很难过,毕竟真是救人如救火,但这情况明显是有人想坑自己,自己还跳进去不是犯贱吗?如果这手术有百份之五六十成功几率,王子阳还会考虑,毕竟手术成功就不会有问题。可这个手术就目前的病历资料来看,只有百份之二十的机会。所以就算要做都必须等到家属来,“你快去催,我进手术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峰答应了下来,立刻去打电话催家属。王子阳则再次快速扫了一眼病历资料,然后匆匆走进手术室的外间,用手术电脑在查病历的电子版,看有什么遗漏项没有。这看着看着,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这女人好像就是陈义说的他同学的同学,肿瘤,长在左胸下一寸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时陈义说的是良转恶,这也转太快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尼玛,幸好自己当时没答应陈义,不然不得被坑死?

        赶紧地,王子阳拿出手机给陈义打过去,还真的是程峰说的那样,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几秒,王子阳给黄小淑打:“黄小淑,你立刻去找莫小棋,让她陪你去人事室调陈义的档案,找找他家里的电话,或者他家里人的电话,想办法联系上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怎么,他估计被阴了,而且被阴的很厉害,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这边刚断电话,程峰那边就回了来,告诉王子阳家属已经到医院门口,马上就要进来。王子阳一听,立刻去消毒,进手术室看连在病人身上的监测仪器的数据。这是必须看的,也是中心医院的流程,务求以最精准的即时病情数据和病人的家属沟通。如果手术期间不幸出了问题,这个记录能给医生免掉不少麻烦,避免了很多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即时数据打开门出来,眼前有三个人,一个是五十多岁的男人,女病人的老公,另两个不到三十,是病人的儿女。王子阳当即把病人的情况说了一遍,话刚完,男的冲上前,揪住他的衣领,狠狠勒住他的脖子,嘴里凶狠道:“不是说肿瘤是良性的吗?怎么突然这么严重?是你们检查出现问题,你们搞错了耽误了病情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