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二百零五章 真想来点红酒

第二百零五章 真想来点红酒

        十多个小时后,吴汉红在日本东京见到了佐藤,而王子阳开始了自己第二天的座谈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到会的医生更多,媒体也更多,偌大的酒店会议室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人多,提的问题自然更多,所以这一天友好的唇枪舌战下来,王子阳也累的够呛。也是和王诺诺一起配合不好吧,如果是和段艺秋配合,绝对会轻松些,毕竟段艺秋就是搞制药的,懂许多医学上的东西,专业的词汇等等。王诺诺是卖红酒的,英文没问题,有些专业词汇就是无法给翻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没办法,段艺秋需要继续和管理部门探讨合作,她有自己的忙碌。甚至王子阳这边忙碌完,吃完晚饭,段艺秋还在外面应酬。等她回来敲王子阳的房间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,不过她给王子阳带回来一个好消息。她那边已经完全谈好,回华夏国以后,她写个计划书把资料移交,会有专人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高兴的时刻,真想来点红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这是总统套房,房间里就配备了酒吧,王子阳赶紧去挑了一瓶,打开倒了两杯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段艺秋碰了一下杯,喝了两口,王子阳道:“你这边搞定了,我这边交流会也已经开完,明天我去做个手术,然后我们只剩下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自然知道是什么事,露出招牌式的迷人笑意:“梁静香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宫本已经搞定,虽然暂时还没有吴汉红的消息,但依我看吴汉红已经没有能力掀起风浪。梁静香可以回去,我打算派白九跟她回,梁静碧跟着我们以防不测。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那边的警察会不会一直在找梁静香,如果被警察发现,很麻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不一定,梁静香说她爷爷的钱在银行,不是新加坡的银行,是马来西亚,两者有区别。她担心的是能不能回去,而不是能不能拿到钱,所以她自己应该是有办法。另一个是债卷,我猜应该是不记名债卷,要拿非常方便,有凭证就行,不需要表明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你和黄小淑商量过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饭时已经商量过,她同意派白九去,梁静碧留下来是她的意见。其实我觉得不好,不过她不轻易相信别人,也没有办法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静香应该不会发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只不过心里不舒服而已,慢慢会想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吧,来,喝一口。”段艺秋很优雅的拿起自己的酒杯,叮一声碰向王子阳的酒杯,樱桃小嘴微张,轻轻喝了一小口继续道,“拿到钱就马上回南港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情况,我也希望马上回,我已经让一个司令员等好久了啊。”王子阳一声叹息,“我现在有点怕响尾蛇那边,已经搞定宫本几天,那家伙为何没动静?他就不害怕台西省的警察把他的货物给处理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方面的事我无法回答你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,他那边没动静我们就先不管,多想无益影响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多想这些会影响心情,但不想真的可以吗?这怎么说都是一个定时炸弹,如果可以,王子阳宁愿它早点到来,早点解决,或者早死早超生。当然段艺秋这样说也是为自己好,自己心情没办法提上百分百也不能影响她:“对,暂时不想,先庆祝眼前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嘛,这次我们可以说是中了头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从十点多开始喝,到两点钟才各自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,放眼望天空,那是蓝天白云,低头看地下,那是干净的街道。王子阳和黄小淑两个人走着,没有目的地,只不过是王子阳陪黄小淑出来走走。黄小淑可已经在酒店里闷了好多天,今天她的状态特别好,仿佛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囚犯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能理解,除了闷了好几天之外,还可以说死过一次,还能活着感受这个世界都是恩惠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,王子阳道:“黄小淑,我问你个问题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心情好,说话语气很温和: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手术的时候,段艺秋在手术室里面,她说你浑身上下都是伤疤,你到底受过多少次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记这个?”黄小淑白眼一翻,“我的老板,你记得自己受过多少次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个大概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三十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伤疤应该能通过手术做回来,你为何不考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女人,你不能总是一辈子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人逍遥自在不好,非得两个人或许一家子吗?”黄小淑很不耐烦,“我们谈过这个问题,我告诉过你原因,你别再跟我说这些,尤其是在我心情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就不想说,也怕影响黄小淑的心情,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。上次铩羽而归是一回事,这次好不容易又找到机会,得再试一次吧?屡败屡战这才是社会主义好青年:“我最后一次问你,我真的很希望你能把心态摆正,你不也跟我说过吗?过去的已经过去,一直执着只会让自己不快乐。怎么同样的问题到了你这里是两个标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病是吧?”黄小淑开始愤怒,“像我这样的杀手你真觉得还有幸福?能把记忆抹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,只要你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是我不愿意,你给我用针灸,或许用药抹去记忆,技能不能忘可以做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太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了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你带着这种记忆跟你有没有幸福无关,你是不是觉得没有人喜欢你这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不想,烦,不想谈这些,走啦,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吃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继续吃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回酒店了,梁静香和白九就要启程,我们得去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正事,黄小淑没和王子阳争执,毕竟是个对工作很负责任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们想走却忽然遇上一些事,一辆电视台的车辆忽然停在身旁,车门打开,走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沟通,黄小淑告诉王子阳,他们想做专访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专访,这几天都在应付媒体,王子阳真感觉烦,不想做,让黄小淑婉转拒绝。不过对方却说他们之前帮过白九的忙,这等于是白九答应过。王子阳自己给白九打了一个电话,一问果然这就是白九当时找来捅消息的媒体,但白九不算答应过,只是表示过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过桥抽板关乎人品,王子阳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对方却要立刻做,反正差不多吃饭时间,找个餐厅坐下来边吃边谈,顺带王子阳还可以谈谈华夏国的美食。咄咄逼人啊,王子阳这有事呢,又是婉转的拒绝,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商定的结果是他们要现场录下王子阳做手术的场面,也就是说,他们要进手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无奈答应下来,等他们上了车开走才突然一拍脑袋道:“卧槽,我怎么感觉我是上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问:“上什么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他们不是要做面对面的专访,也不是非得今天做,而是想进手术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明白了过来,呵呵了两声“有创意,很聪明嘛!这边的医院能答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键是我答应,我都答应了你觉得医院会拒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不算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废话,手法他们能看见,我如果要用还魂九十六针,你觉得是不是坏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你会这个针法?走了,已经浪费很多时间,再不回去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当即加快脚步返回酒店,没上楼,因为段艺秋和白九、梁静香已经出来。车是酒店安排的,是一辆很豪华的商务车,还给配备了司机,负责送他们去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码头,上船前黄小淑把白九拉到一边做了许多叮嘱,又交代了梁静香几句才让他们上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船开远,在海面上变成一个黑点,他们坐车回酒店,吃饭、午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下午王子阳做手术,救一个血管严重堵塞的病人。其实就是很普通的手术,前提是如果出问题的血管长在别的地方,而不是脑袋,很不巧,这个病人出问题的正正是脑袋的血管。这任何问题长在脑袋里面都是特别大的工程,开颅手术也是最危险的手术,稍微出点错都会酿成很悲惨,甚至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坦白说一句,王子阳非常的紧张,一来是手术不小,二来是有不少人观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妈的手术室里竟然还得有媒体,这儿摄录一下,哪儿拍上两张照,偶尔还问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因为是公开手术,还关乎到华夏中医的正统和高明,搞砸了绝对不是王子阳一个人的事情。所以王子阳精神压力非常大,明明只需要六个小时搞定的手术,硬是小心翼翼做了八个小时才搞定。等从手术室出来,整个人差不多就虚脱了,他都不想和哈亚提院长,以及观摩的医生,甚至媒体说一句话,直接一言不发的走进休息室,把自己反锁在里面睡大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