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八十六章 算可以

第二百八十六章 算可以

        中心医院南面六百米开外的一座大夏,王子阳自己走进去,坐电梯到十二楼黄小淑告诉他的单元号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按门铃。

        叮咚两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种后,门打开一条门缝,里面的一张脸正是属于张欣。她发现按门铃的是王子阳,稍微愣了一秒以后,出乎王子阳的意料,大大方方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真感觉很意外,但想想也就明白了过来,既然张欣过来南港市,那意味着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自己会找她。她其实是个很刚强的女人,只不过外表看上去比较脆弱,比较小鸟依人。王子阳和她恋爱那会可是感受非常清楚,一般小女生都很害怕蟑螂、老鼠,毛毛虫之类的东西,她可不怕,也不怕黑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进去四周看了一眼,两房一厅的房间,新的,连家具都一样,很鲜艳,很干净,很奇怪,但一时间王子阳又说不出来到底奇怪在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欣关上门,把王子阳领到靠近窗台的沙发坐下来,然后给王子阳倒了一杯水:“外面很冷,你怎么穿那么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套在车里,没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开暖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还可以。”王子阳双手捧着水杯,不感觉冷,就是不自然,张欣太平静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她说话,“你自己租的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的还可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,你呢?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精神很差,而且比上次我见你的时候瘦了很多,眼圈都黑了很多。”张欣注视着王子阳,熟识的目光,但感觉已经不一样,王子阳能看出来那里面已经没有以往的爱意,只看见她嘴巴张了张又道,“你的眼神跟过去相比很不一样,变的成熟了许多,淡定了许多,以及……有点恐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恐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不知道如何形容,就是觉得这是遇上了许多事,学会了凶狠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欣还真没说错,黄小淑曾经也这样说过。不过王子阳不觉得那是问题,只要是个人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事情都会变凶狠起来:“我们不说这些,说说你,你怎么跑南港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欣没有立刻回答,她做出一个让王子阳感觉很意外的举动。她竟然打开桌子的抽屉,拿出一包白色过滤嘴的女士香烟,给自己点燃一根,而且抽烟的手势和吐烟的感觉还特别纯属。发现了王子阳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自己,她才稍微笑了笑道:“人会变,你一样,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想到你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你会是今天的模样,包括你自己可能都想不到吧?”张欣吸了一口烟吐出来才又道,“想抽吗?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回答你刚刚的问题,第一,我们已经没有关系,我没有义务告诉你。第二,南港市不是你的南港市,我来不来你似乎都管不着。第三,我现在只是当你是一个很普通、很普通的朋友,所以有些话你还是不要说了吧。然后,我会为自己负责,我是成年人,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好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,许多话没说出口已经被封堵,思索了好一阵才感觉自己的脑子不混乱:“我们闹的误会可真够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的就不要提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觉得我背叛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说这些,如果你就想说这些,我觉得你可以走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不说这些,我只有一个问题,你,被迫还是自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这问题我无法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法回答也是答案,如果是自愿,张欣会回答。王子阳很不喜欢这样的结果,虽然来的时候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。他用了几乎十秒钟才把内心的某些愤怒给压了下去,继续道:“换个问题,我能帮你解决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凭什么认为你能解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确定我能不能,但如果你有需要,无论任何代价,我都想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我不需要,如果你真想帮我……”张欣指指大门,“从这道门走出去以后不要再打扰我,无论发生什么事,因为我和你一样,不喜欢别人在背后搞三搞四。而且就因为这种事,就因为有人在背后搞三搞四,我失去了你,虽然那没什么可惜的,但我不想再失去些什么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欣直指段艺秋,当初是段艺秋在王子阳身后搞三搞四,至少在最开始之前王子阳自己也觉得那是搞三搞四,而后来,他确实和段艺秋擦出了火花!看来她比自己想的要痛,可自己也冤枉啊,当时和段艺秋毛关系都没有吧?只是后来,她误会了以后的后来才慢慢的发展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又乱了一阵,王子阳道:“我希望你好,希望你平安,希望你能过你梦想中的生活,你跟我说过,我知道,如果有悖这个,请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意思。”王子阳舒了一口气,驱赶走心里的不畅快,脸上挤出笑容来,“我不打扰你了,估计你明天还得上班,我走了,如果你愿意,可以随时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愿意,我发生问题有人会帮我,你不要多事了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送给你和段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竟无言以对,只能是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打开门,身后又传来张欣的话,一句很过分的话:“做什么事得什么报应,抢夺者被抢夺,伤害人的被人伤害。如果没有过去,那就没有未来。我给她祈祷,但是我不同情她,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是段艺秋吧?王子阳一声苦笑走出去,反手把门关上,就那一刻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感觉屋里有点怪,是那些家私家具的颜色和款式很熟识。张欣以前带他去家私城看过,设想如果他们有了一所房子,组织起了一个家庭,应该怎么布置,她一件一件挑选,拍下了照片经常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还是这些家具?还有意义吗?思索着这个问题,王子阳带着一身落寞走进电梯,出了大楼,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启动了车子往前开,边开边从倒镜里瞄王子阳,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有三分钟,她开口道:“张欣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一愣,目光射在黄小淑身上,然后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索:“你竟然给我放了窃听器,在哪儿?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裤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在右边裤袋找到一个很小的窃听器,王子阳直接打开车窗扔出外面:“你到底想干嘛?你有病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掌握情况,她的事你可能不对我说,如果你不喜欢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有病,你明天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句话什么意思?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开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不开了,靠边停车,回过头望着王子阳:“她说的那个她是段艺秋么?如果是,这句话的内容很值得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满意了吗?她是想说,当初段艺秋抢了我,最终我会被抢走,段艺秋自己也会被抢走。段艺秋伤害了她,自然会有人去伤害段艺秋,这些都因为段艺秋原来做的事情,如果没有那个过去,就没有那么惨痛的未来。她给段艺秋祈祷,只是希望段艺秋能承受,不是希望段艺秋能躲过去,所以她不同情段艺秋。也不同情我的意思是,她恨我,满意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生气,我也是为工作,你冷静点,想想她的话,自然有人伤害段艺秋,说的应该是周星云吧?这么看来她是知道不少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子都能看出来好不好?你想什么呢?开车,我想回家。”其实黄小淑真提醒了王子阳,他一直没往深处想这个事,但让他承认错怪了黄小淑,不可能,毕竟黄小淑真做了出格的事,竟然没经同意在他身上放了窃听器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哎了一声,开车,把王子阳送回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房间,王子阳怦地关上门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机响起来,是王诺诺的来电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心情不爽,王子阳不想接,直接掐断,可王诺诺一直打,王子阳又害怕她是有什么事,最后只能接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,王诺诺一阵恼火道:“大哥,黄大哥,黄大爷,你不要一次次铤而走险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说什么?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紫薇谁啊?你啥时候认识的?还恋上了,你答应我的话忘了是不是?看来男人都这样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你知道我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有个毛用,全世界都知道吗?算,我不说你,你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别墅,你过来,张山峰也在,你的房子我刚给你弄好,你顺带签个名,剩下的事我给你办,过两天去看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好累,明天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王诺诺很霸道的口吻,“我让张山峰去接你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嘟嘟两声,电话被王诺诺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烦死王子阳了,他现在只想自己呆着,打过去给王诺诺,不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只能拿上外套打开房间门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还在客厅,在划着平板电脑,看见王子阳要外出的模样,她道: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王诺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两个事告诉你,第一,刚收到汇到,光头老杨和秦当先没有打起来,关系和之前是否一样则要进一步确定。第二,哈亚提院长刚刚打过我的电话,我们已经拖了好几天,之前忙着抓响尾蛇没空,现在有空,你想想怎么回复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