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会尽自己的努力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会尽自己的努力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没有第一时间回答,她需要想,而且把目光投到经纪人范海心身上,很明显在询问她的意见。范海心走近到床边,思考了十几秒,给出的意见是,延期比较麻烦,一切已经准备好,明天就要开,今晚延期,信息来不及传递出去,这不仅仅只是让歌迷失望的事情,会各方面的形象都会尽失。改变演唱会的内容,虽然从合约来说也有点违反,但还可以协调。两者选其一,如果王子阳真的有把握,她建议的是,不跳舞,空出的时间,多唱两首歌。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听了范海心的话,自己也思考了有近一分钟才对王子阳道:“王医生,真的只能做到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还有办法,就是冒险,王子阳不是很想做,所以点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是个很聪明的女人,她看出了王子阳回答前有所犹豫,肯定还有办法,但不知道他为何不说。她先不管这个,先把自己的态度表达清楚:“王医生,这是我第四个演唱会,但却是最特别的一个,我在前三个演唱会是不会跳舞的,跳不好,没把握。这个演唱会跳舞是惊喜,我真的很希望能按照计划进行,给歌迷惊喜。也好证明我不只是只会站着唱歌个歌手,我也会跳舞,也会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子弹比凌梦蕾要了解王子阳,自然知道王子阳有办法,他帮凌梦蕾对王子阳道:“王医生,我和梦蕾除了有一首合唱歌之外,还有一台音乐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继续道:“王医生,这个演唱会对我很重要,会录影,前三个都没有正式的,这个正式的,会推向市场,所以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。如果你有办法,我恳请你帮帮忙,我一定对你感激不尽,治疗费用也好说,虽然你这个级别的名医,可能不太看这些,但我会尽自己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诚恳,王子阳扫了她一眼,也扫了陈子弹和范海心一眼,再看看黄小淑,好像他们都统一意见,让自己别藏着掖着。他妈的,是自己没掩饰好啊,现在说治不到他们想要的后果,估计他们都不会相信,所以王子阳选择了承认:“倒不是没办法,我们人体很奇怪,它有潜力,有规律,也可以说有规则,比如有些事过渡了就会对以后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道:“我不怕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可以帮你,但这个演唱会结束以后,你要经历一个星期的治疗,躺一个星期的病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治好了么?为何?我不是很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治好,只是压住,让你没有痛感,让你不觉得不方便,像平常一样。等过了以后一释放,问题比原来跟更严重,所花费的治疗时间会比原来更长。我给你个清楚点的数据吧,经过一个压住再释放的过程,病情会加重至少三倍,可能还会有恶果,我其实不建议你这样做,很冒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坏的情况会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脸色剧变,陈子弹和经纪人都一样,不敢相信的望着王子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陈子弹先开了口:“王医生,这也太严重了,有这么严重吗?我听着是有点打封闭针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,但有着本质区别。这么说吧,封闭针你得提前打才会有效果,比如提前三到七天。现在凌小姐这情况打一针进去倒是十分钟见效,但效果只是足够支撑她正常活动的效果,所以封闭针现在不适用于凌小姐的情况。而且封闭针也不是你认为的那样,没有副作用,反而副作用很大,比如会导致肥胖,骨质疏松,高血压,股骨头坏死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子弹吓一跳:“是这样吗?天啊,我拍片的时候磕磕碰碰了都会时不时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量不行,我劝你少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也得注意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这个治疗方法也违反规律,逆规律而行,因此规律也会给予你反噬。打个比方,你喉咙发炎,你还吃些特别上火的食物,肯定会加重病情,这个加重是呈倍数的,对喉咙的伤害不只是需要更长的治疗时间,还可能会因为超过喉咙的承受程度而让你的声带废掉。”王子阳把目光投到凌梦蕾身上,扫了扫她那充满着失望与思考的清秀纯洁的脸孔,“凌小姐是唱歌的,应该更容易理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反应的很慢:“我知道,能理解,但我还是希望搏一搏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相信我就行的,我帮你了你,没有彻底,最后反而害了你,我觉得,要不改变演唱会的内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说过不能改,还不如延期。而延期,各方面的影响都会非常大。”目光射向陈子弹,用飞快的口吻道,“子弹大哥你会支持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比较严重,陈子弹也不好怎么说,所以一阵迟疑,虽然他知道,如果他也支持,王子阳愿意搏一搏的几率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陈子弹这样,凌梦蕾又问了一遍,逼陈子弹表态,陈子弹只能说支持,然后对王子阳道:“王医生,我们混娱乐圈,有时候红火就那一步,沉沦也是那一步,你不混这个圈子可能无法理解,但这在许多人身上都印证过。虽然冒险吧,我也觉得不该这样,但如果不试一试,梦蕾肯定会后悔,然后她的事业可能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对王子阳道:“我虽然不混娱乐圈,但每个圈子,我觉得都有一套规则,拼,赌,坚持,比如我当初和你说过的考试,过去了,丢命,过了,神,拼的是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情形自己不治就是罪人了,王子阳很无奈:“既然你们都觉得可以,我治。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我真的不敢保证可以战胜后面的反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一脸惊喜道:“没关系,我愿意承受,只要后期也是你治,我相信你能让我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,但在此之前我也得先说清楚,等你开始治疗了就是我的病人,普通人,要老老实实。我不管你有什么工作,多么多么的重要,你都得按我的方式配合,不能擅自离开,甚至出门。你参考坐牢吧,如果你能接受,我们就算定了口头合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王子阳拿出手机,在上面操作了一阵,给黄小淑发了一条短信,“这是我需要的东西,你去把这些东西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淑看了一眼,有针灸用具,有消炎的药物,还有干和湿的中草药,以及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,她答应下来,和范海心一起往外面走。等过了半个小时,范海心先走回来,除了湿的中草药没给王子阳准备好,黄小淑去找之外,其余的都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湿的中草药因为不是立刻需要用,所以王子阳先开始了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陈子弹和范海心赶了出去,王子阳自己在病房面对凌梦蕾,真是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养眼,单独相处,真有几分紧张。不过职业的缘故,很快王子阳心里产生的几分紧张就消失于无形,他边给银针和手术刀消毒,边对凌梦蕾道:“凌小姐,你是娱乐圈的人,不少长枪短炮时刻对准你,你受伤这件事可能无法掩盖,尤其后面的治疗,毕竟你要消失一段时间。我希望你能换一个安全的方式消失,不要在南港市消失,要绕一个圈子,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不能理解,而她是个比较单纯的人,会把内心的情绪毫无保留表现在脸上:“王医生,你这样做是有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你能配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我谢谢你,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问子弹哥是谁治疗好他他不愿意跟我说,原来是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对你很好,当时我和他刚吃完饭去散步,接完电话他就直接扔下我过来找你,知道你的情况以后则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求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脸色一阵发红:“我们……不是那个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说你们是那个关系,我说他对你很好,他人非常好,是个不错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说这样。”凌梦蕾脸色更红了,为自己的误会,“他是很帮助我,我一直非常感激他,如果不是他,可能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歌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谦虚了,如果你没有实力,或者你的实力不够,就算他怎么帮你都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实话。”看王子阳已经准备好,凌梦蕾道,“王医生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王子阳把消毒好的工具放在病号桌上,让自己方便拿,然后调整好凌梦蕾的位置,再找了一个垃圾袋放在被子上,随手还拿了一个抱枕给凌梦蕾,“抱着,挡在视线前,我给你打一针,快速散瘀针,但用得药效比较大,散瘀的方式和封闭针不一样,因为我得让淤血散成血水,然后给你排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梦蕾色变了一下:“就是要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留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不会,除非你乱动,让我失手割的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乱动,你割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打针,你别看,我让你看了你再看,然后说说话分散注意力。”王子阳已经给空针筒上了调好的药水,他分散凌梦蕾的注意力道,“你哪儿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祖籍吗?我祖籍北方南山市,我身份证是长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南山市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算是老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算吧,不错,和大明星是老乡。”说话间,王子阳一针扎下去,“你回过南山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