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章 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

第六百五十章 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说的这些话显然胖子没想过,稍微想想,觉得是那么回事,当即道:“既然这样,我继续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要熬,你别以为我很舒服,如果可以选择,我希望我是原来那个小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拉倒吧,谁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经历过当然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你发生什么事?你出国去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仗,我只有五十人,面对三拨敌人,他们加起来三千多。这三千多人对我们是各种阴谋诡计都上演了,这中间我们还遭遇过狼群攻击。我告诉你,平常你在电影大片看那些战争场面你都已经觉得很恐怖,我站在中间被几千人打,你觉得是什么感受?很想自己死了,战争能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子目瞪口呆了好一阵才道:“哥们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弹了弹烟灰:“走的狗屎运,总之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很遗憾,就目前的情况看,别说第二次,第三次、第四次,无休止都有可能。好多敌人,而且他们越来越强大,隐藏的越来越深。他们不是毒枭就是恐怖份子,要么就是什么杀手组织的头子、军阀,或者经济巨鳄,甚至军火商。说一句你不相信的话,我每天起床想最多的是,感激我还能活着,我他妈的什么时候挂了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子和王子阳对视着:“哥们你跟我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开玩笑?”王子阳脱了自己的白大褂,把里面的衣服也脱了,露出手臂的子弹孔,“你也是医生,你自己看,是不是新的伤口?什么伤,你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子撇了两眼道:“天啊,中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一枪而已,慢两步,估计就得被打成蜂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你干嘛要去做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选择,太多的不想和你说,反正我在尽量走出来,却一直很难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带那么多学生,我大概明白你的用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要知足,你想要的越多就越容易走歪,最后回不到最初。当然我不是说最初就好,但至少最初更单纯,更像是我们设想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什么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牵扯你,你少点拿这种搞裙带关系的事来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子一脸尴尬:“对不住啊哥们,我就觉得这件事你出面很简单,没想那么多别的东西,是我欠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不用你说,我们是兄弟,我会做,只要有那个资格,我能不给你谋取利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是的,我急了。”胖子从椅子起来,走到另一边,拍了拍王子阳的肩膀,“哥们,一定要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我当然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怦一声,门被关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把烟掐灭,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给黄小淑打去一个电话,确定他们平安,做事的进度也挺快,一切都很好,才挂断电话接诊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四点钟,王子阳又去了艾力斯的病房,换了药走人,去教室给学生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有了上午对艾力斯的治疗,这六个学生向王子阳提出许多问题。比如针灸是不是真能治疗食道癌?用那些药,具体什么药?多少种混合在一起?主要作用是什么等等,让王子阳应接不暇。不过王子阳既然能带两个学生去,就预计到所有学生都会知道,都会有疑问。所以对他们的问题,回答的很耐心。并且告诉他们,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治疗,轮流来,两天一换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艾力斯的事,课堂恢复了原来的教学进度,六点钟结束。当时丁丁已经到了医院,就在门外,等王子阳收拾好,她和王子阳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家门,王子阳嗅到一阵霸王花的味道,问丁丁是不是她出去前在熬汤?丁丁说没有。赶紧冲进厨房看了一眼,原来是段艺秋,她在搅动着汤锅里的汤,汤色不错,香味四溢:“媳妇你可以啊,回来了都不先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微笑道:“给你惊喜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很惊喜,现在就想喝,可以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再熬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猪脚鸡脚霸王花,你手不是受了伤么?以形补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,猪脚和鸡脚补我的手?我是猪呢还是鸡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真多,出去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洗个澡。”王子阳转出厨房,看丁丁拿着买回来的食材站在外面,他道,“愣着干嘛?拿进去问问里面那位美女,晚上做什么,是你做还是她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丁哦了一声往里面走,王子阳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七点半,美味可口的饭菜端上桌,段艺秋在倒红酒。已经有汤,还要红酒,据王子阳对段艺秋的了解,显然是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,他问:“媳妇,有汤还要红酒,是有什么好事宣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呵呵笑:“我和我妈在省城的收获很丰厚,和两个中型连锁药店谈好了合作,一起围剿造福百姓大药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必须庆祝。”王子阳端起酒杯和段艺秋碰了碰,然后和丁丁也碰了碰,一口喝下,继续问段艺秋,“怎么谈的?当时不是说没有药店愿意和我们合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大概觉得我们搞不起来,周家会抵抗的很厉害。现在周家无法抵抗,他们要么往周家靠,要么往我们这边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合作细节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清理现在的药物,然后换成我们的牌照。操作上和我们自己开的不一样,尤其利益分配上面,出货价在我们自己开的基础上增加百份之二十,没有销售分成和牌照费。一句话说完就是,我们没有利益,但却能最大程度去伤害周家的利益,借力打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完全没利益吧?市场铺大了,出货量就大,生产基地就能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但那价格赚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个连锁药店全省有多少家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百六十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多,够周妍喝一壶了!咱妈啊,果然要么不出手,出手就是大手笔。”王子阳自己倒的红酒,给段艺秋和丁丁也倒了,“这消息太好了,一杯不够,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喝了两杯,三个人才开始吃饭,吃完了是丁丁去收拾,王子阳和段艺秋靠在沙发里看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九点半,王子阳又和丁丁出了门,回中心医院给艾力斯进行一天中的第二次治疗。总的治疗花费时间还是两个小时左右,回到家十二点多,洗完澡快一点。刚打算睡觉吧,忽然孔玲燕那边打来一个电话,说黄小淑那边有情况,他们走散了,现在就黄小淑一个人没有汇合大部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可不小,在家里用手机很难联系,王子阳只能去研究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进的是段艺秋的房间,却没有进被窝又走出去,被吵醒的段艺秋道:“子阳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黄小淑他们那边出了点问题,我得回研究室,你睡觉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我和你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什么大事,我能搞定,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匆匆换上衣服,叫上丁丁,两个人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研究室,机房,见到小吉、老美子和嘎玛、kk都在,他们围在孔玲燕身旁,盯着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赶紧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玲燕道:“他们住的地方被袭击,来的都是……忍者。”孔玲燕调出一张地图,是一个靠近海边的渔村,和市区距离五公里,另一面是山林,“黄小淑和遥遥就住在这里,韩国佬和白九住她们左侧四百米,沙琅和海狗在郊外,距离两公里。袭击时间是一小时前,先袭击黄小淑和遥遥,一分钟后袭击韩国佬和白九。海狗那边没动静,他们赶过去汇合了韩国佬和白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小淑呢?还联系不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有遇险应急计划,要是遇上袭击,到哪儿汇合等。现在已经一个小时过去,遥遥到了指定地点,黄小淑没到,手机、对讲通讯、定位通通失效,不在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这么大个人还丢了不成?”王子阳急的脏话都骂了出来。开玩笑,黄小淑竟然丢了,遇上意外了吗?被忍者消灭?天,如果是两个以上的忍者对付她,这是可能的事,“遥遥不是和她一起走的吗?遥遥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是一起走,后来分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个人追她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个,其中一半是忍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追遥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开后,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说八个敌人都去了追黄小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……”孔玲燕迟疑了一阵才道,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人呢?快联系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玲燕立刻在电脑上操作,给遥遥打去电话,然后给王子阳耳机:“已经连接上他们的通讯,你说话,他们都能听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戴上耳机立刻道:“遥遥,我是王子阳。我问你,黄小淑和你分别时说过什么话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遥遥道:“就几句,如果遇上忍者,不要近身,最好不要打,即便要打都尽量靠近汇合点再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忍者用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枪,因为靠近村子吧,没开枪,都用短刀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个人,能确定其中四个是忍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立刻联系谭笑笑,看她有没有出问题,如果没问题,接过来让她做针灸,白九懂怎么回事。做完了针灸,让谭笑笑立刻走,然后你带着其他人沿路返回找黄小淑,生要见人死要见尸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