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四章 很科学的管理他们

第六百五十四章 很科学的管理他们

        孔玲燕把脸转回去,段艺秋又问王子阳,这次声音压小了,就两个人能听见:“你说话有时候别那么冲嘛,你这样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你让他们过于舒服,他们的脑子就会变懒惰,不去分析过就冲口而出,提些白痴问题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冲,都怕你,不也不敢乱提意见吗?到时候就你一个人说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这样,他们会吸取教训,毕竟都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对他们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人,有些你得努力鞭策,有些只要给予肯定,我很科学的管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我多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这个意思,我得谢谢你,总是帮我打圆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给了王子阳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,扯开话题道:“既然我们知道周步芳可能是有什么计划,我们是不是应对一下?让自己的损失别那么大,他的收获别那么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一声叹息:“谈何容易?第一,不在自己的地盘,诸多不便;第二,不知道他的计划到底是何计划;第三,即便我们知道他的计划,我们都没有人手去处理。第四,即便我们可以调动人手,时间上肯定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整个人都不舒服起来:“我们又得吃亏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耸耸肩:“他先出招,又是在人家的地盘,大概只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不做,你不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受,但不能因为难受而去乱作。这王八蛋很聪明,面对他,我比面对宫本都要大压力。这家伙才是大敌啊,他妈的,之前为何不死全,坏人怎么命都那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更担心一件事。你还记得在沈万雄这件事里他是怎么计划的吗?一个人的手段,他有规律偏好,现在这件事,我怕他也这样搞,而且这才是大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立刻色变:“报警,让警察去围剿小吉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不让孔玲燕监控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这时间不适合,要他们汇合了黄小淑,打起来了才能实施。或许到那个时刻,警察已经在外围,但现在就监控的话,周步芳不会想到吗?不会也监控着?只要有信号入侵,就提前,或者通知森林里面那些忍者,又或者改变计划,搞个覆盖式轰炸。即便只是装地雷,让我们进去的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听王子阳这样说了,心里的感觉很复杂。一方面是因为王子阳能想到那么多、那么深而欣慰。而另一方面,那是即便王子阳脑子再好用,似乎都得按照周步芳设定的去吃亏,这很打击人:“他的智商怎么那么高?还是都是你的猜测,只是你聪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他交过手,我研究过他,绝对不是我多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这样,只能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,我们人不多,就二十多,化整为零,能跑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蝎子找的帮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在乎,有菲尔先生担着,我还恨不得警察都整死他们,结仇的是周步芳,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是这个想法。”段艺秋点点头,心里的担忧暂且轻了一些,“子阳你越来越厉害了,而且这个厉害的程度,可以说恐怖。就目前的情况看,我们输的几率不大,损失应该还能承受,放心多了,我去个厕所,等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嗯了一声,段艺秋起身走了,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,脑子快速转动,在想怎么接应他们回来,怎么应对周步芳余下的毒计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段艺秋走回来,这时也够时间联系黄小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王子阳和黄小淑对话,问她的具体情况。很庆幸的是,一切的变化不是很大,她还能坚持,敌人还没找到她。唯一比较令人揪心的应该是,随着时间推移,包围圈越来越少,敌人找到她的可能性越来越大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讲,这逝去的半小时时间,亦让海狗和小吉他们更接近了中心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让黄小淑按住自己的脉搏,看看十秒钟的跳动频率。黄小淑湿了汇报了以后,王子阳感觉问题不大,暂时没性命之忧,就赶紧掐断了线路。这次他没有回沙发坐着,而是就坐在孔玲燕的位置上,一直盯着孔玲燕标出来的地图。能看见海狗、小吉他们分别和黄小淑的距离,他们在活动,所以距离在缩短。大概因为森林太原始了点吧,活动的速度不是十分快,令人很捉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过头,王子阳的目光落在丁丁身上:“丁丁,你估计黄小淑能不能隐藏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丁丁道:“师姐隐藏的功力很厉害,原来杀手组织的考试,一平方公里的深林,三十人找她,花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藏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坑,被找过的土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在土坑里又挖了一个土坑,做了伪装。等被搜索过以后,她就呆在里面。她就这样反复做了两次,所以第三次才被找到。好聪明,没有人像她那样藏。倒是有挖坑做伪装,只是想浪费找的人的时间,而不是反复伪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受了伤,应该没时间伪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,但好神奇,膝盖粉碎性骨折还能爬六十米高的树,她是怎么办到的?她还那么有信心觉得自己能藏那么久,很显然树下留的痕迹不会太多,很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她说的是实话。”虽然王子阳一直以来都对黄小淑充满信心,但敌人就那么近距离,而且还是强敌,黄小淑目前又那么虚弱,心里真没有多少分把握。就现在的情况,抢的是时间,按距离计算,一个小时,只要再一个小时,海狗他们就会先一步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丁丁沉寂了一阵又继续道:“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事,师姐怎么有狙击枪?遥遥可没有说,是抢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王子阳倒是没有多想:“我等会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丁不说话了,孔玲燕也不说,段艺秋坐在后面的沙发也很沉默,于是乎机房陷入了冰冻的状态,只有机器的排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王子阳的手机响起来,是五号的来电,王子阳接了:“又怎么滴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号道:“我接到情报,你的人全部偷渡出了境,他们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老首长,你关心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关心,我怕大二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?你不是说他能信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当然能信任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你继续干些乱七八糟的行为是另一回事,你告诉我,他们到底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旅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像傻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我问你为何非要黄小淑见大二的原因,你不也当我傻子?你说实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后来不也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自己想到的,你说的吗?你不对我老实,让我对你老实,我真就那么好欺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咋地咋地,我现在没空,别再打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你还这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不需要帮忙,而你觉得你在帮忙,实际上是添乱,刺激我,浪费我时间,明白了吗?你来找我喝茶、聊天,看个电影之类,我很欢迎,我非常乐意应酬你,当朋友这样对吧?我一向都对朋友不错。他妈的,这电话一接通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。我拜托你,我不是你的手下,你凭什么?凭你是司令?我尊重你才和你说这些,你别生气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做什么事,自己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倒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号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段艺秋道:“子阳你不用对五号那么凶,其实我觉得他不坏,有时候真的在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笑:“媳妇你错了,我在配合他,我必须对他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怕大二找我麻烦,大二为何找我麻烦,不是说他很能信任吗?你们都听到了吧?然后他的回答是,大二当然能信任,这是母庸置疑的。这句话有问题,他为何要这么申明?注意,这个申明是和前面冲突的,前面刚说怕大二找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聪明人瞬间就明白过来:“大二在他身旁,而且是大二让他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他是在提醒我,要是我对他千恩万谢,不等于告诉大二,我知道了吗?不等于出卖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又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,按正常情况,你该这样说我,只是你不够我了解五号而已。我当然知道他是好人,我甚至有时候很能理解他的各种欺骗,隐瞒我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放心了,你知道这样想就不会闹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不会闹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艺秋不说话了,丁丁却问了一句:“老板你应该很乱才对,五号才开口说了一句话,你为何能猜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一脸无奈道:“丁丁小姐,听语调。一个人说话的语调,尤其说相同的事情,不会一会一变,除非身处的环境不一样。环境怎么不一样?是自主和不能自主,就会不一样,是这个道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涉及心理学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心理学,仅仅是常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