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五十三章 不管她是复杂还是简单

第七百五十三章 不管她是复杂还是简单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,贬低华夏国女人?王子阳心里不悦:“朴小姐,所谓的好,我觉得是自己接受怎么样的。你不能接受的即便全世界都说好,对你而言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。王先生能接受怎样的女人?性感妩媚?清纯可爱?或者两者平衡?可以性感妩媚,亦可以清纯可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过这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……善解人意吧,其实相貌看久了会忽略,一个人是内在吸引你才能历久尝新,否则总会有比你外在更好的出现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不会有内在更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但内在不会接触的第一眼就知道,而外在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医生和同龄的年轻人有很大区别,你的心态似乎要老一些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历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怎么定义经历了。你呢?我猜你应该很喜欢旅游,总在外面跑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看风景,任何风景都看,拍下来,等老了跑不动了可以一遍一遍去回忆。很诗情画意是不是?其实我也很俗,性格可以说很简单,但又很复杂。”朴顺贞止住脚步,口吻变的深情,“王医生喜欢性格简单还是复杂的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我喜欢的女人,不管她是复杂还是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回答好像很敷衍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着是,但这是实话,而有时候实话最不被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信你,我感觉你好幸福,你的妻子应该也幸福。我多想找个像你一样的男人,可是很稀少,好不容易遇上你这样一个,你却已经有妻子,你说……”朴顺贞靠近王子阳几分,面对面站着,只比王子阳矮那么十公分,她稍微抬了抬脑袋,王子阳目光往下瞄能穿过事业线直达肚脐,好尴尬。朴顺贞倒是没这感觉,她眼神很深情,很认真,“如果我愿意当你的情人,你是不是也愿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愣住!尼玛,这话说的比何紫薇还大胆,都是很出色的女人,怎么都这样贴,匪而所思。不过也必须说,这一幕和何紫薇表白的那一幕差不多,亦是令王子阳有那么几分怦然心动,但他没有付诸行动,他心里,甚至整个感情世界就只有段艺秋一个人,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应?说朴小姐你真会开玩笑,蒙混过去?要是朴顺贞说不是玩笑,这问题继续。所以要回答的比较有技巧,能让朴顺贞不再提及。可是好难想,王子阳想了有十多秒才勉强道:“朴小姐,你是一个很出色的女人,有显赫的家族,有钱有地位,有身材有相貌有内在,你应该是男人心里的宝,而且是唯一的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朴顺贞道:“当不当唯一其实无所谓,你和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,唯一能快乐?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,只能拥有十分之一都很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娘滴,这女人不会是设想过自己的答案,都想到怎么继续的吧?王子阳心里明明痛苦着,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,反而得露出笑意,“朴小姐,喜欢是相互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喜欢我?我很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差不差的问题,我有喜欢的人,我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影响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认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对你有影响,显然你也喜欢我吧?你不要拒绝我呗,我没试过这样,我还没恋爱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哇去,啥逻辑?王子阳想抓狂:“我不能理解,我很爱我的妻子,不会做一些对不住她的事情。我这人可以很简单的,我喜欢一个人,喜欢一辈子,习惯一种食物,吃一辈子,抽烟都是一个牌子没换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尝试尝鲜,或许你尝过以后才知道什么是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东西不可以尝试,那会带来伤害。比如感情,伤害的是三个人,不应该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朴顺贞转了下脚步继续往前,眼神看着前方:“小时候看童话故事,白马王子,长大后总是憧憬着能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。我很耐心在等待,宁愿没有,都不随便。然后我等来的是父亲的哀求,告诉我,我必须接受一场商业联姻。那个男人……是我不喜欢,甚至讨厌的,他身上没有一点王子的标准。可是我没办法处理,我理解父亲当时的处境,我必须帮我们的家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稍微停顿了几秒,似乎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吧。说起这些事,朴顺贞的语调,甚至整个人都那么地忧伤:“母亲看我每天都不开心,开始的时候是开导我,后来慢慢变成不希望商业联姻发生。是她帮助我逃走的,我去了法国,我也不知道为何飞去法国,那个国家我其实已经去过四遍。而世界上还有许多国家,许多美丽的地方,我并没有去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是冥冥之中决定的吧,当时参加葡萄园一日游,我出门之前就想随便逛一逛,不知道怎么的就报了名。接着我被蛇咬,你出现。我当时有意识,看见了你的脸,在我上方的脸,仿佛会发光。在我晕过去的一刻,我脑海里的画面是以前看的那些童话故事,白马王子出现的画面。我不是公主,但你救了我,这不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医院是你给我做的手术,我后来已经了解清楚,包括做手术的过程,我当时光着身体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敢说这件事,王子阳想过了答案,虽然内心翻滚的很厉害,脸上还是极力保持着镇定:“朴小姐,我是医生,上了手术台,眼里就只有病人,我是在救人,救命第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你而言是这样,对我而言不是。我还没被男人看过,这让我更认定了你是我的白马王子。好遗憾啊,你有了妻子,但我不介意,与其嫁给没有任何感情基础,甚至自己讨厌的人,还不如找一个喜欢的人。即便是不能完全拥有,但也比前者要更加幸福,王医生认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认同,这种事应该双方一样,你希望是这样,我不希望,对我而言就不是幸福,人不能那么自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亲近来出了很多灾难,都是我逃避带来的后果。现在事情还没过去,如果我在你这边是被你拒绝回去,我还得面对相同的命运,这是我答应过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已经付出了代价,事情为何还没过去?”王子阳感觉朴顺贞是骗自己,“你父亲还在逼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父亲逼我,而是别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明白,为何我不拒绝你,结果会不相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已经是别人的人,而且这个人是你,你是名人,你还很有力量,逼迫我家族那些人对你肯定不敢过分。不过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利用你,我心里真那么想,这些想法的产生,甚至可以和这些被逼迫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还是不信,他妈的,说这样的话不是给自己压力吗?要么把她拉出火坑,要么往里面推,是自己的责任,但实际上跟自己毛关系都没有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正不知说什么好,突然手机响起。王子阳快速拿出来撇了一眼,是段艺秋的来电,他没有接,掐掉,对朴顺贞说的是,医院的电话,真要回去了。当时时间也已经差不多,朴顺贞也相信,她眼里闪过失望,王子阳想走,她拉住王子阳,一副非得要一个答案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实在无法脱身,王子阳只能道:“朴小姐,发生在你身上的事,我很遗憾。我也很同情你,但是对不起,我不是谁的白马王子,我是我妻子的丈夫,唯一的,她亦是我的唯一。我真没时间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朴顺贞盯着王子阳,好几秒才放手:“我想继续逛逛,我自己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到去了给我发个短消息。”王子阳快步越过去,带着沙琅急急离开校园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车,开出一段路了王子阳才停下来给段艺秋回复电话。大概因为刚刚和朴顺贞的谈话,王子阳显得很心虚,虽然他并没有做什么,自始至终都还很坚决,属于感情那颗心没有柔软过,但就是无法避免。幸亏段艺秋不是查岗,就是说了一句,她已经忙完,打算去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王子阳赶紧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开了一段路,一直没言语的沙琅忽然开口道:“王先生,你刚刚和那个朴小姐太亲昵,我不清楚发生什么事,但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笑笑:“沙先生,我也不想这样,你没发现我很被动、很无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的不近,不知道,如果我多嘴了,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你说的很好,我确实不应该这样。不过我也没那样,我一直在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了?送上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较复杂,我不知道应该相信她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想,或者问老板娘,刚刚你们可是拍了照,老板娘有可能会发现,如果那个女人去做的话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惊醒,王子阳可没想过这些,想想似乎是那么回事:“沙先生啊,你一直没给过什么好意见和建议,这次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沙琅没言语,酷酷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