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特种狂医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八十章 意识到有危险

第七百八十章 意识到有危险

        他妈的自己明明反锁了门,怎么回事?她们从哪进来?心里想着,王子阳四周看,窗户很正常,门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子不安全感,王子阳停住用英语道:“两位小姐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发美女道:“外面门把插着钥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情况王子阳当时真没发现,当时是服务人员开的门,他压根没看,大意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王子阳声音显得很紧张,“我只想好好睡一觉,如果你们方便,请给我一个安静的空间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美女相互对视,棕发美女道:“先生,我们是你的呢,你是对我们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们很美,很漂亮,但我很累,暂时只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敲门声响起,金发美女去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是沙琅,这家伙遭遇了王子阳一样的状况,他更不知所措,想求救来着。见王子阳房间里也有两位,而且还是其中一位开的门,他明显误会了,赶紧想出去,被王子阳叫住,王子阳对他说了一句话,帮我把人赶出去。沙琅撇一眼金发美女,又撇一眼棕发美女,怦地关上门,不管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气啊,他妈的你是我保镖不?没办法,只能继续对两位美女道:“两位美女,你们真的很漂亮、很迷人,但今天我也真的只想好好休息,你们请出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两位美女来说,王子阳相当于老板,她们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这次知道拔钥匙回来了,反锁了门,顺手还把一只放在床头柜上的金色花瓶放在门后,充当报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很舒服,室内温度又好,直犯困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出手机调了闹铃,打开网页游览着新闻,没看几段王子阳就呼呼睡了过去,没想到睡了不够三个小时,忽然脸蛋被拍了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惊醒过来,顺手就拿床头柜上面的烟灰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是我。”沙琅的声音,“我们要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吓一跳:“走什么?为什么?你从哪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窗户。”沙琅把王子阳拉起来,“女人都走了,保镖在一层不知商量什么事,然后有两个掏枪上来,现在就在楼梯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,不过会不会有误会?王子阳道:“你什么意思,印度女人要杀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不敢说,我只是意识到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外面有敌人。”转而一想,王子阳又觉得不对,“如果外面有敌人,应该通知我们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信号,不然我不用爬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赶紧拿手机看,果然如此,他连忙下床穿衣服,刚穿好就听见敲门声,然后响起其中一个服务人员的声音:“王先生你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出了点状况,你要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敌人,我们进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和沙琅对视了一眼,小心翼翼走过去,把门打开一条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 望了外面一眼,哪有人,只有一个圆圆的东西滚进来,直接往床那边滚,落在沙琅的脚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手榴弹,沙琅下意识捡起来,随手往窗户外面丢。

        轰一声巨响,手榴弹没落地已经爆炸,威力很强大,整个房子都剧烈震动了一下!王子阳吓的心脏都快不行了,赶紧关门,就那一刻门外嗖嗖射进来子弹。沙琅把床垫翻起来挪着过去,把趴在地上的王子阳接回里面,然后把床垫推到门后,再回头告诉王子阳走窗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王子阳就在窗户边,往下面看,似乎还比较平静,可就是因为平静才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尼玛,这是要怎么走?

        谁打自己?妮哈?如果是她,有的是机会,用不着拖那么久,搞那么复杂吧?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不是她,刚刚让自己开门的却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整个迷糊了,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。但有一点很清楚,外面有人想要自己的命。就刚刚的手榴弹,如果不是因为沙琅在房间,如果不是因为手榴弹刚好落在他脚边,如果不是因为他爬的窗户进来,窗户还没关,自己肯定已经被炸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恐怖了,手机还打不通,怎么搞?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问沙琅:“怎么走?往下面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跳泳池行不行?搏一搏,不然他们就要冲进来。”沙琅说着话,把地上的被子捞起来塞给王子阳,“我先跳,我上岸了你再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王子阳点了头,沙琅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放的是他用竹子做的飞镖,他抓着一把爬上窗户纵身往下面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噼啪一声,沙琅落了水,脑袋冒起来四周看,感觉安全了快速往岸上爬。刚上去就看见他对着大门方向扔飞镖,显然是有人冲出来,不安全。但走廊外面已经开始砸门,更不安全,王子阳无法不走,只能抱着被子爬上窗户,闭上眼睛往下面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哗啦一声,整身湿了,人晕晕乎乎,王子阳只是凭着本能往岸边爬。刚到岸边,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把他拉了起来,那正是沙琅:“冲出去外面,拐右边从后面走,闯过度假区有一片柏树林,再后面是平民区,沙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汗了一把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下的时候我给黄小淑打过电话,她研究过环境以后告诉过我应该注意什么,出了事从哪走等等。”说着话沙琅随手拿起一把放在太阳伞下面的椅子往大门口砸过去。当时大门口有人出来,能清楚的看见,就是其中一个服务人员,他手里拿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服务人员被椅子砸了回去,王子阳赶紧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嗖嗖枪声在身后响着,王子阳真怕自己被打中,幸亏,他冲了出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沙琅也走出了来,两个人往右边拐往前飞奔,身后有六七个人在追赶。大概因为刚刚的爆炸声,整片别墅区都亮了灯,能看见许多脑袋从窗户探出。但是这些脑袋的主人听见枪声以后,又都把脑袋探了回去,把窗户关的严严密密,以免死于流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借助灯光,能看见地面上的指路箭头,王子阳照着往前狂奔,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沙琅一直跑的王子阳后方,而且是直线,如果中枪,肯定他先中,这是做为一个保镖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跑了几分钟,总算冲出大门,变成沙琅带路,跑过对面马路进入了路边的白色树林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整个树林都白色,不知道是什么树,因为比较茂密,被夜风吹着,摩擦间发出各种奇怪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,追兵已经追出大门,沙琅对王子阳道:“老板你先往前跑,尽量直线,我拖一拖他们的时间再追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道:“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你。”说完这句话,王子阳加快步伐,在白色树林里穿梭。

        跑了五六十米,沉寂了好久的枪声又再度响起,都是手枪声,但不是密集的开,几枪又停下来,远处还有警笛声。王子阳放慢脚步,从口袋拿出手机看,不是没信号,直接关了机,显然是和刚刚跳泳池有关。当时没想那么多,不知道先把手机处理好,后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咬着牙又跑了一百多米,已经穿过树林,眼前出现一片平摊的沙漠。而这片沙漠上面,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帐篷,甚至有木屋,还有破烂的房车。大部分帐篷没有光,只有少部分有光,看上去不是电灯,而是油灯、蜡烛之类。借助这些光,能看见里面的人影晃动,这就是沙琅说的贫民区了,太贫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子阳停下来,躲在树后回头往身后看,着急的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分钟后沙琅才冲过来,王子阳闪出去立刻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沙琅道:“搞定两个,但他们又来了十多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,十多人追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进贫民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个帐篷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不行,如果是妮哈要杀我们,很快就能调集更多人过来,把我们包围起来,我们穿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沙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漠也没办法,总要尝试。等会经过帐篷时看看有没有水,尽量多拿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说完,后面的人已经快搜索进来,不得不扎进贫民区,在破破烂烂的帐篷左右,以及一些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垃圾堆里穿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尽量避免碰到东西,尽量走的很安静,所以王子阳和沙琅对贫民区的打扰不是很大。后面的追兵就不是了,他们经过一些觉得有可疑的帐篷会掀开看,最后甚至还吼了起来,说的印度话,王子阳是听不懂,但能想到他们是想让贫民配合,用的什么理由那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较幸运的是,虽然很多贫民从自己窝里走出来,但一个个都无动于衷,只是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个货柜时,王子阳从窗户看进里面看见有水,用可口可乐的瓶子装着,还挺大瓶。王子阳赶紧给沙琅指了指,沙琅去拿,里面的人不让拿,王子阳在口袋里摸了摸,摸出一把湿漉漉的钞票丢过去,水才到手,两个人继续连滚带爬往贫民区深处跑,狼狈得跟淋了雨的狗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