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量小说 - 武侠修真 - 异仙列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在线阅读 - 8、我要练武

8、我要练武

        “护……呜呜,奏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晃窝欺沃生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正对未来的美好生活,幻想到酣畅淋漓,人生三急就突如其来,把他扯回了庸俗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常情况,这事儿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岁的小孩子,都可以自助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严熹的情况比较特殊,他被捆绑住了,无法自食其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尤为紧要的是,他还被塞了口球,想要高声叫嚷,也发不出太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的医生护士折腾了大半夜,这会儿全都在集体补眠,根本没有关注他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熹努力挣扎了良久,在快要憋不住的一刹那,忽然想起来,自己还有一招,急忙默默存想,在生死屈辱的一刹那,身体一寸寸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熟悉的道观,熟悉的三清大殿,熟悉的棺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,这个并不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熹仍旧被五花大绑,牢牢捆住,他在地上滚了一圈,深深吸了一口气,筋肉猛然贲起,大喝一声:“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上专门用来捆扎有暴力倾向精神病人的几根皮带,寸寸断裂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士宴溪一身横炼的外家功夫,端的非同小可,区区几根皮带,不值一提,轻而易举,便可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使劲太大,导致胸口郁闷,烦恶非常,严熹也顾不得了,急匆匆出了大殿,在道观里寻了个僻静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解开裤带,就一口鲜血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痛痛快快的恣意放纵。???.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大口小口喷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特么是精神病人也不常会有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心俱爽!

        严熹吐血也吐的习惯了,他本来身上就有伤,梁梦春要去追笑花公子,抢夺剑谱,无暇在两师兄弟身上浪费时间,所以他和月池才没有给“碎尸万段”,只挨了一记重手法掌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巧道士宴溪的铜象功突破至圆满,天赋铜皮铁骨又稍微升级了,这才硬抗了下来,虽然伤上加伤,却没危及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连带替月池抗下了大半伤害,虽然这会儿,小挂件怕是已经进重症监护了,但好歹一条小命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服了之后,严熹抹了一把嘴巴的血,擦在了道袍上,反正道袍上满都是血迹,也不差这一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望着大殿,不怎么想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过来还有个小挂件,这次可是一个人孤身过来,那个大殿里,旁的没有,死人一堆,半夜三更的,愿意跟死人呆一块,怕不是有啥大病!

        青龙山精神病院,就专治这种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实说,就算不进去大殿,半夜三更的道观也有点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熹静静呆立片刻,权衡了一下,觉得这里不是什么善地,还是精神病院好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没有再多逗留,回去了精神病院,站在自己的病房里,心底骤然冒出了一个念头:“我能把小挂件带回来,还能把一泡尿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士宴溪的一身武功,为什么不能带回来?是不是什么地方不对劲?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白猿拳的架势,小心翼翼的试一招叶底偷桃,又试着演练了一招海底捞月,再比划了一招老猿蹬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招数他都能熟极而流的打出来,就是威力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熹心底豁然敞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具身体也是有武功的,只是因为常年写作,没有锻炼,也不曾正经习武,气力太弱,所以道士宴溪的一身外家横炼功夫根本无从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闲对付两三个“同类”,大概是没有问题,但若是遇上常年锻炼的壮汉,就只怕一个也打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发现,让严熹欣喜若狂,虽然武功在现代社会没什么用,但他毕竟是写网文的,哪个网文作者没做梦过,自己有点超凡的力量?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这个力量,只是区区武功呢?

        严熹兴奋的在房间里转,忽然就听到房门外一声尖叫:“不好了,严熹又跑出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刚看到,房门开了一条缝,就听到嘭的一声,又牢牢关进,然后就是快手快脚的锁门动静,急忙叫道:“我没有犯病,我没有犯病,不用害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害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查房的小护士,哪里肯相信他这个精神病,在房门外,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叫道:“快去请如来佛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护士吓的语无伦次,喊了好几句,才意识到自己摇的人不专业,改口叫道:“快去喊孙璟院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一会儿,就有一群人匆匆而来,透过观察窗,几双眼睛看了一会儿,一起摇头,孙璟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的症状又加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年轻的医生,连连点头,同意导师的意见,身为副院长,孙璟也有教学任务,会带几个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轻医生从未见过如此狂躁的病人,居然连捆扎的皮带都挣断了,实在令人咂舌,谁也不敢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璟也不敢冒险,低声说道:“让保安带着防暴钢叉和电棍过来,记得给电棍充好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医多年,也没见过暴力倾向如此重的病人,一定要小心又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精神病伤人,可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,你们以后的从医生涯,一定不要犯错,我当年有个同学,就是大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璟叹了口气,教训了一通年轻医生们,等保安们带足了器械,冲了过来,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严熹若是有道士宴溪那种体格,身材胖大,一米九十公分,绝壁要反抗,但他估量了一番,自己的力气,以及身体的属性,乖乖的放弃了抵抗,说道:“我没有犯病,不要电我,我真的没有犯病,不要电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璟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已经觉得,自己有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下意识的回答道:“我当然没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段时间,实在受够了被人当成精神病,回答的时候,忍不住手舞足蹈,情绪看起来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孙璟吩咐,十几根电棍就捅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尊的木有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躺在地上,脑子里就一个念头:“老子特么的要习武,我要把武功练出来,打出这家精神病院去,挨个给这群医生护士电击治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让他们尝尝,老子尝过的这些滋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们知道,得罪一个精神病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熹的意识,开始混乱了。